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ASP站长网(Aspzz.Cn)- 我们致力于打造专业的站长资讯、交流、合作平台!
热搜: 创业者 1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创业 > 经验 > 正文

创业者血泪史:艰难跋涉背后的家庭坍塌

发布时间:2016-09-21 16:08 所属栏目:[经验] 来源:lieyunwang.com
导读:创业是艰难跋涉,九死一生。光鲜外表的背后却是常有的焦虑、无尽的琐碎事务,把公司视为“孩子”的创业者们,都在All in投入全力以赴。然而对家庭关怀的缺失,带来的多是抱

创业者血泪史:艰难跋涉背后的家庭坍塌

【猎云网(微信:ilieyun)北京】9月21日报道(文/石三)

前沿:创业是艰难跋涉,九死一生。光鲜外表的背后却是常有的焦虑、无尽的琐碎事务,把公司视为“孩子”的创业者们,都在All in投入全力以赴。然而对家庭关怀的缺失,带来的多是抱怨、不理解,甚至是愤怒。这位创业者的真实经历便是其中的代表。

“你在公司讲话有道理,人家都要听你的。可你在家里行不通啊。”耿伟说话依然一脸吊儿郎当,只是北京爷们儿的一种傲气,在冲击到生活上,夹杂出了一种五味。而作为掌握了公司决策权的CEO,在面对家庭,也顿失了一种命令感。

创业者很难在公司与家庭之间游刃有余。

欢声笑语背后的辛酸

“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、好朋友、男朋友、不是女朋友的蛋蛋。”耿伟坐在麦克风前开始了他的惯常介绍,语调轻松而欢快。

耿伟的声音酷似王自健,但话里行间几乎没有事先准备的段子累叠,却有自成一派的风趣。他一方面与嘉宾打闹成团,一方面又自我嘲讽“我呢(节目)是一直不赚钱的”,甚至不忘揶揄一下另一个主持,“我呢是一直不想让孤鹜来,但他非要来。”偶尔也有假露色欲之像,在聊到色情网站配音员时问道,“能让他把我带入行么?”。如果说这是一台相声,蛋蛋依靠一个人完成了逗哏与捧哏。两三个小时的录制时间里耿伟一直保持着这种北方惯有的激昂语调。

耿伟是一家音频内容创作公司的创始人、CEO兼主持人。

与音频节目中欢声笑语的氛围不同,彼时的耿伟的身后堆着一摊烂摊子。公司合伙人出走,财务账面的数字不断下降,迫在眉睫的是还要把录制的音频剪辑成50分钟左右。彼时是2015年7月,而节目里那个“他非要来”的客串主持人孤鹜,是彼时除耿伟外公司唯一的员工。他们俩还同时负责着三档节目的录制剪辑发布。

创业者血泪史:艰难跋涉背后的家庭坍塌

(图片源于网络)

工作的不如意总会一连串地波及到生活,只是对于创业者,这种多米诺骨牌效应,来得更加突兀明显。

还是2015年7月,3岁的儿子突然得了小儿川崎病。耿伟一方面料理着濒临倒闭的公司,无法频繁奔向医院探望孩子,另一方面他也认为儿子的病并没有医生所说的那么严重。

为此,妻子本已久积的情绪在那一刻爆发,但疲惫的耿伟似乎连争吵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妻子摔门而走,几天后,一份离婚协议书摆在面前。

创业伊始

 时间再往前推,2008年,离开原礼品公司的耿伟开始了自己的创业,也是卖礼品。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做各大品牌商附属礼品或称赠品的渠道嫁接。由于之前的资源积累和他的勤奋,耿伟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。

2009年,结婚也成了水到渠成的事了。当年公司月流水也做到了百万级别,耿伟的事业和爱情都丰收满满。

“结婚和恋爱不一样。”与电视剧桥段雷同,结婚后的耿伟与妻子也陷入了关于小毛病的纷争。耿伟从不洗碗筷不洗衣服,甚至都疏于陪妻子出去逛街。而当时事业的膨胀似乎也加剧着这种回家后的惰性蔓延。耿伟与妻子相识于2007年9月份,回想起恋爱期间,那时的他再忙也会抽出空来陪他妻子,那时,掩藏缺点是一种本能。

可是事业得意的他却没有带来家庭的可持续收入,换句话说,妻子抱怨着耿伟没有给家里持续存钱。而颇具江湖义气的耿伟也否定着这种鼠目寸光的小家子气。“当时盈利的大头归公司,小头才归自己。那能拿么,是公司的钱!”耿伟义正言辞地解释着这种现象存在的合理性。

对于购物,他声称自己不爱比价,“别人在淘宝比价的时候,我已经在京东下单了。”他把这种比价行为定义成一种憋屈,自己再不济也不会在购物时比价,看到喜欢的就会买。这似乎与他半耷拉着七分裤半翘着二郎腿的的豪爽性格不无关系,但却与他生意人的属性大相径庭。

耿伟个人开销也不算小,一个月平均2万元左右。这些钱除了购物,多用来交际上的请客吃饭了。此外他也会帮家人添置不少,耿伟表示自己和妻子父母家的洗衣机电冰箱,都是他过年过节送过去的。

创业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作息不规律,时不时要出去谈业务,酒局饭局也不少跑。这也导致了他对家庭的进一步疏忽。首先体现在他对妻子很多的小承诺无法兑现,“有时说好晚上七点去接她,结果八点半才到……”耿伟说着这种时有发生的事,甚至有时都约好的事情会临时取消。

和众多小两口的生活一样,有争吵,有冷战,但很快也就复合了。就这样闹腾地度过了婚姻生活的前三年。

2012世界末日

2012年,充斥着玛雅人的末日预言。尽管这没有科学依据,但随着预言日的来临,大家对此热议地越来越多,甚至一些无望的人盼望着预言成真,以期带走他们的一切痛苦。

末日最终没有来临,但耿伟度过了悲喜交加的一年。

耿伟一边做着礼品公司,一边不满于现状。当时除了末日预言,还有乔布斯的iPhone 4S风靡着全球。耿伟觉得又一次洞察到了商机,动起了手机壳的主意。“当时有人给我介绍双卡双待的iPhone 4S手机壳,我一想我艹多牛逼。”耿伟一手撩过他个性十足的飞机头,不觉发出一种充混着叹息与自嘲的笑声。

当时意气风发的他视所有的劝阻为耳边风,正如多年后他帮着别人分析创业风险时,在后生的耳中也是没有一点“卵用”。“所以说了没用,该碰的磕还是得自己碰一遍。”耿伟为后生说着托词,但这种死磕劲儿似乎却更多地散发在连续创业的自己身上。

当年6月,耿伟带着俩朋友合资20万辗转深圳找到加工厂批量做4S手机壳。谈判很顺利,加工厂老板也很心诚,合作就这么下来了。但后来的工期是他没想到的,做模具需要时间,手机壳制作出来还需要对部分的宽窄厚薄进行调配,上色还会有色差,也需要调整。就这样,原本定于7月交工的货品一直被拖到了10月。

而就在耿伟疲于奔波深圳与北京两地的夏秋之季,他的儿子出生了。

“9月8日飞往深圳,一到那边就接到电话说(老婆)快生了。马上又买机票赶回了北京。”幸运的是9日晚上耿伟赶在了儿子哭啼声之前到了医院。

“也没有多少喜悦,完全不像电视剧那样。”理应百感交集之时,可是到了耿伟的描述却变成了云淡风轻,这或许是当时的耿伟疲乏不堪,或许又是豪爽的爷们儿惯有的感情防线,又或许,这也是做了多年创业者的情感封闭使然。

(编辑:ASP站长网)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